张发疯

温瑞安:

       温派小编按语:我们小编集团请温帅写几行字给苗博,毕竟温老师是很少亲接见人的,这二三十年来,大多的人和事务,都由我们温帅近身“元老”、「大嫂」及「弟妹」来接待交流、接招交手,身為主帥的他只在大本营运筹帷幄,决胜千里,遣兵用将,如臂运腕,如腕運指、得心应手。但苗博、王律之、曹多然、裘小腰、小颜小菲小金小夜小花小九都是他亲自去见面了的,这样难得的会面,温帅总会有个说呗。

      于是我们去求文,温帅听是苗博,就信手疾书以下这几段:「我喜欢看苗博的文章,不管他是赞我的,还是提醒我的,质疑我的,都㝍的很漂亮很灑脱,很贴近我的层次,主要是很为创作人着想,因为他本身也是创作人,而且根源自他內心的善良。

      在港演讲完后,我根本不清楚他原来曾经在香江等待过我见面。见上面才知道他在深圳也因为等我回来才勾留了那么长的时间,令我非常不安。不過這種不安在一見他時就得到解脫、升華,因為像我們這種高山流水、狗屎垃圾的忘年相知,多說半句解釋都嫌多余,不过我还是哀心感谢“失神引”大師刁四爷,作品为我留住时间,薄名让我留住空间,但只要为我留住人材而不是替我诬蔑他的毁灭他的我就特别感谢高兴。

苗博行文像他的为人、举止,像楚留香中原一点红的剑锋、多情剑客无情剑里的阿飞,也像我杀楚里的方邪真,名捕里的冷血。也亦知剑是无情,世事似水却无定;哪用争世上浮名,无惧风波险陉。见面之后,我一拳把他打去九华山(用他的文字和说法),是的,他是冲着我这一拳而来的,相知就是一拳,问劲、听拳,用心,使意,我是冲着赏他一拳而见的,也许,多少年来,我“大去”之后,还能在白首空帷,思君如明月者,是律之,是苗博,是小夜,是传杯:青青子吟,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我思念他们……料亦如是。

       是的,在俗世的职场上,头脑更聪明、做事更明快、表现更加天赋兼异的人,在升职道路上,“原地踏步的时间”可能会比其他资质不如他的同事更长。为啥,因为这是宿命的折腾,過高人孤立,過潔世同嫌。有的人,却天资过人,運氣超人,人中龙凤,一下子就走過许多高山之巅,輕舟又過萬重山,然后又风过群嶺,开创另一巅峰,那也许是前世修的缘分,今世的加持,所以能慧质兰心,智能天纵。命,乃失败者的借口;运,乃成功者的谦辞。这次和苗博拍了不少照,我敦请温派小编们能用尽用,原因无他:时间是记忆的橡皮擦;

        拍照是时间的打印机。我想打印下与苗博相知相识的瞬刹间。



一招温梦 自廿五年前飞击心头


                              原创 2016-08-14 温派作者—苗博 

                                               写在最前面  


         这一篇文章,我不停的在脑海里写,从深圳写到江南杏花村,九华山上的日落,带走了最后一缕光,天空暗了,远方的野村隐约泛起灯光,我们静静的走在漆黑的山路上,天边出现一道晚霞,有许多不知名的飞鸟汇聚,像牛郎织女在那边相会,这天是七夕,美的像一幅画。



        我们小心翼翼的走在悬崖边的山路上.,望着壮丽的落日,星空下的山河,在雾中,一点点的隐藏,我想起他曾写过的那句话,眼前万里江山,当然不怕小小兴亡。 


        安静。


        想起临别时的那一幕,心跳就不由自主的加快,只过了两天,像过了两年,那一拳,好像让我一下子长大了。


       那一拳并不疼,却很重,让我铭记终生的重。


        我不停的修改,不停的回忆,究竟要怎么样写,想写的太多,竟无法下笔,万千思绪缠绕。


        夜空中浮现出温大哥真切坚定的面庞,像在空中看着我,“这一拳,你要记住!…”   我停下脚步,仰望星空……


        像初入江湖的剑客,仰望着名满天下的宗师,白色的披风还未被染成红色。群山耸立,前路茫茫,山路崎岖,任重道远……他鼓励和肯定的目光,比夜空中所有的星光更明亮,给剑客希望和方向,长夜是冰冷的,目光是温热的。


        直到他的目光变成了 漫天的星光……


        剑客握紧剑,抬起头,大步流星向前走去……


        侠道相邻终相聚,千言万语温情浓。

 



        我看到父亲笑了 

 

        回到家的时候是中午,在饭桌上,我听到父亲在和朋友讲,“我儿子,见到了温瑞安… 四大名捕温瑞安啊…”


       我刚好看到了他的白发,他平日里总是严肃居多,此刻他骄傲的笑着。 


       在他们看来,我写小说,写评论这些都是不务正业,都是胡闹。  而这一次从南方回来,他们的看法变了,  因为我见到了温巨侠, 还得到了他的鼓励。  父亲不懂写作,不懂武侠小说,但他知道温巨侠, 他觉得温巨侠都鼓励了,那肯定是错不了的。   

        我从书包里拿出三本温巨侠亲笔签名的书给他看,那一刻,有种说不出的光荣感。

      




        惊雷一声风云变,千里南寻温瑞安。

        一拳击醒神州梦,星火燎原一念间。


                                                               写于    2016.8.13



 故事要从那场台风说起,不,是比台风更早之前说起。


        我从香港回到深圳后,接连接到四哥和五姐发来的微信消息,大意是说,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就不要留在深圳了,大哥不想让你久等,下次到北京相见。


         那天深圳忽然下起一场雨,我有些失落的背着书包,走在雨中。 我问自己,你这次到香港的目的是什么,就这么回去了你甘心吗。


         不甘心。 


         那怎么办?你喜欢冷血,冷血是不怕伤不怕痛不怕苦不怕累,他能不吃不喝的等待……


         我也能,我也等。


         等。

 

         于是,我联系了之前想找我帮写东西的朋友,他立刻热情的让我过去找他,帮我安排好酒店,于是我名义上是在帮他写,实际上是在等温巨侠(写到这觉得特别不好意思)。


        后来,温巨侠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小把戏,他说你留在深圳是为了等我。  我连忙谎称,不是不是,我是在帮朋友公司写一点东西……温巨侠目光睿智的说:“写,可以回去写,你是在等我。” 他说的肯定,一针见血。    我无法狡辩,只好点头承认……


         那些天,深圳刮起了台风,四哥对我说,你北方来的,不知道台风的厉害,千万不要出门。于是,每天呆在酒店里,看着外面风雨大作。


         等待的时光总是过得很慢。


         阴暗的天气,让人容易胡思乱想,比如会想,会不会他们临时行程有变,去了其他地方,见不到了……会不会是温巨侠不想见我……又会不会明天突然叫我去香港……我这样冒失冲动的留下来,会不会很无礼,影响温巨侠的行程安排…… 


          终于有了答案。



        “苗博,七号下午四点书城路85度面包店门口见。”

       “好的,收到!”


       写到这里我分享一件好玩的事儿。


       会写的人不一定会说,在平日里我内向到有些孤僻,不太会讲话。不太懂得客套、礼数这些,我怕见了温巨侠,会没话说,所以在见面之前,你猜我干了什么。


       我先跑去练习了三天演讲……(现在想想都觉得有趣)


       但…… 当我走出电梯,看到他就站在门口看着我, 那一刻,还是激动的说不出话(完全没用上)。 第二是和他聊着聊着,你就完全忘了那些客气、礼数之类的东西,甚至连年龄的代沟都没了,他不断说出让我吃惊和感叹的内容, 在笑声和收获中,浑然忘我。 


        至于是哪些让我吃惊和感叹的内容,先卖个关子,留在后面写。 

          

        神秘的 —— “自成一派”  



  

        这时候来了一个跟我同岁的小伙子,坐在我身边一起吃东西, 怎么感觉少了个人, 四哥呢? 


        聊了很久,陆破空和五姐一直在翻看着手机,(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在给温大哥汇报我的信息,有木有香港警匪电影的感觉收集情报……)


        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种特质,很干脆,紧密,不拖泥带水 、切自信、 不卑不亢,言谈幽默但不失尊重。


       “自成一派的家人,每一个都非比寻常。”我突然就想写这么一句话。


     像是身入江湖的感觉,超喜欢。


       我们穿过马路,跟随五姐来到了一座很高的大楼。焦无虑向我介绍着,金星………明星………银星…………等等的楼房,具体名字我有点记不住,不过大致可以归纳为,这些房子都很贵,这里是深圳的中心,附近是证券交易所……  很高大上的感觉……


      我只知道,离传说中的温瑞安,越来越近了。


        我们走到一座很漂亮的楼房,走进电梯,安静,柔和,停止,门开,走出来。


      他就在那里。


     他看着我,这是真的吗?

   

      我握住了他的手,看着他。


        “我们见过的,”温大哥说:“你的手是不是有练过功夫?”


       我茫然的说:没啊。


       他看着我说:“有健身过?”


       我说,有有……

       这时我才意识到,我一激动很用力的握着他的手,立刻不好意思的松开。

    


        他带着我参观了房间,我走进去时,见到了四哥,他似乎剪了头发,瘦了一些。


       我跟在温瑞安大哥身后,参观着房间, 我对这些都不太懂, 反正就知道这里的一切都很贵。


       我们所有人坐在会议室里,还有温大哥的姐姐, 她一直不说话, 很安静的坐在那里,看着我,看起来却很友善、年轻。


       温大哥坐在我对面,他开玩笑说,你坐对面,方便审讯你……


        我说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


        温大哥说,我也曾像你一样,见到自己的偶像,也是这样。

        他从被盗版讲到年少时的经历,我听的入了迷,拄着下巴,一时忘了接话。

        他讲起被关起来的经历,我问:那时候你害怕吗。

        害怕的要命,怎么能不害怕。(屋子里大家跟着笑起来)




        温大哥拿起矿泉水刚要浅饮一口,我就问出了第一个问题,这时他立刻停止喝水,回答我。 

        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怎么样才有可能写出超越金庸的故事。

        房间里很安静。



        这时我已不再觉得紧张,温大哥说从你的文章中可以看出你是个细心的人,他讲起了很多不同的话题,他说从你的文章中我相信你的人品,这些话才对你说。 但最让我吃惊的, 让我感到颠覆的,却是你绝对想不到的。


       在此之前,我对温大哥的印象停留在上个世纪的武侠四大家,他说起任何历史、任何武侠、任何哲学、任何宗教、任何政治、见闻等等话题,我都不会觉得奇怪,但是……


        你能想象到,“四大家”中的温巨侠,井井有条的跟你谈着起时下年轻人中最热门的互联网吗,温巨侠谈起"BAT"(百度、腾讯、阿里)一点不显得外行,“马云、丁磊……电子商务……”



 “BAT”“温瑞安” 怎么看这两个词都相隔十万八千里,我张着下巴,差点忘了合上。

         这还不算,他还知道年轻人喜欢的郭敬明、南派三叔……


        我忍不住脱口而出,我说,“温大哥你……还知道郭敬明……”此话一出,我就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不该这么冒失的问,但他轻描淡写的说,是同一个行业嘛, 不让我尴尬。


        这时我才看到温巨侠的不寻常,从前我写素描温派群侠,自以为从文字里至少能读懂他,五、六成,如今一看,自己简直幼稚的可笑,今日一见,只怕一层都不到。


        他像汪洋大海,深不见底,纳百川。


        他给你的感觉是完全没有代沟的,无论什么话题他都能和你讲,言语幽默,且睿智,还捎带一点疯,讲着讲着突然唱起来。有时候给你一种错觉,好像温大哥和你是同龄人,好像是兄长一样,你刚说出一句话,他就知道你想说什么,他会幽默或认真的给你答案。这是很真的境界,大道至简。


        是传奇。

         

        五姐让我讲讲我的故事,于是我就说起从前退学的经历。我说到了大学,我发现和周围的同学们格格不入,他们聊的都是身边的八卦、琐事,那时我想的是怎么样推动社会进步,影响世界……周围的同学都说我异想天开,不切实际…… (我讲到这里,温大哥说,所有的奇迹都是从异想天开开始的……)我很感激的看向温大哥,像是遇知音一样点了点头。接着说,然后我索性就离开学校,一个人坐着火车到处走,去了武当山,去了南京,去了很多地方,写了很多东西,但投稿没有人要。 没有钱的时候,就在街头广场卖画,但是别人显我画的不好,所以不给钱(画的确实不好……), 五姐好奇的问,有没有给人欺负啊, 我点头说,有啊,不过都过去了…… 


         温大哥说,你的经历确实适合写现代,你过去一直是“放”的状态,做编剧是个很苦闷的行业,会压抑,你创作出来的东西被否定不断改,这能磨练你,你需要“收”。 到了北影,要下苦功夫。


        我问:为什么我一直放,所以适合收呢。


         温大哥看着我说,因为放,所以收。   意味深长耐人寻味。

       

         我说我记得你写过的那句,人生恒常需要忍耐等待。 他说,还不够,还需要打击,需要磨难,需要痛苦……你编剧如果做的好了,导演、制片这些也就都会一些了。  你不能随便写一场戏,比如一场打斗戏,你写到在长城上打,在紫禁之巅打……故宫上打,那拍一场戏得多少钱……(我们都笑起来)


      温大哥讲起了他青年时代逃亡的故事,他说白天在肯德基里,看着人们对话,手就自动写出文章来……  他看着我说,二十五岁,该做点大事了。


         我问他,为什么你能坚持写下去,是为了什么,为了生存,为了钱,还是为了理想。


        他回答,第三个,为了理想。他心中想的,是为中国文学做贡献。他一个人在无人的夜晚写作,在当时很艰苦的写,一个人同时写十八份报纸。


        他鼓励我说,坚持写下去,将来也许有机会出版。这正是我学生时代最大的梦想啊,我听了很兴奋。我说一定会写下去,温大哥说他一生三不欠。不欠钱、不欠情、义呢,尽量不欠义…… 


        自成一派像一个大家庭一样,陆破空指着桌子上的摆设对我说,平时大哥就给我们布置作业,比如对着这个来写文章,半小时就得写出来,不能超出此物。难吧?


        我说,难。


        他说,还得关着灯写,难吧。


         难。


        他说,还必须是有干扰的情况下写,大哥会不时的在群里发消息,谁如果没及时回复,就会减分…难吧…


        我笑着说,难。同时暗暗觉得有趣,温大哥真的有趣的人。


        温大哥说,我们平时就这样,工作的时候一定很认真,平时大家很放松……

        我近距离的仰望着他, 和文字里看到的是截然不同的。 直到我写字的此刻,我都还在觉得距离越拉越高。


        你懂这种感觉吗?


        有的人远远看上去很不同凡响,很有排场,近看之后,你会看到并没有包装出来的那样。

 

        而温大哥是另一种,在相处时,相见时,还不觉得怎么样, 过后回忆起来,越想越感受到他的非比寻常。 是发自内心的仰望。 


        在每一个细节上,比如他说,你属羊,小玉也属羊,我说那天在台上看到他,很可爱。他立刻说,那你要不要供养起来。(大家笑声一片)他就是这样,无论你说什么,每一句话他都能接过去,而且会很幽默的让气氛融洽,并不时的带给你惊喜和收获,我起初还是一个拜访者的样子,到后来完全就拄着下巴,成了听众,我们大家换到了另一个办公室,大伙聊了起来,时间过得特别快。


        忘记是谁说过,幽默是最高等的智慧。  幽默是挫折中最优雅的礼貌。我不知道在那些逆境困扰的日子里, 温大哥是怎样度过的, 或许是这些苦难造就了他的应变和智慧。


        第二个让人肃然起敬的,是自成一派的家人。 他们的礼数、周到,让我感动。 如果是接见大人物,这些自然理所当然,但对待我这样一个平凡的年轻人,他们却丝毫没有怠慢。


        我刚一到面包店,五姐立刻就来了。五姐带我来到餐厅时,陆破空、焦无虑立刻起身。来到公司时,温大哥亲自站在门口与我握手,四哥和温大哥的姐姐就站在后面,我感觉自己受到了尊重,感动从一见面就在发生。


         不像见其他一些名人时,你要等很久,被冷落。


         我们无意中聊到上一次濮阳的活动,温大哥又立刻认真的解释说,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失约…… 难怪他是温巨侠,难怪他是名满天下的侠者。


        以他的名望和资历,完全可以以一副宗师的姿态居高临下的给我提一些建议,我也以为见面会是这样,带了一个笔记本准备记录。


        但完全不是我想的那样,他衣服上写着“一视同仁”。他就像是一位长者,就像是一位朋友,甚至像家人一样。


        真诚、亲切的让你感到温热。


        今生不识温瑞安,纵搏侠名也枉然!



      温大哥拿起矿泉水刚要浅饮一口,我就问出了第一个问题,这时他立刻停止喝水,回答我。 


        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怎么样才有可能写出超越金庸的故事。


        房间里很安静。


     “写他没写过的。” 他立刻放下水瓶,回答我。 房间更静。

       我期待的望着他,等着下文。 

       温大哥幽默时语速很快,认真时讲话的速度放慢。

    他说:写他写过的,固然容易,但没机会比他好,写他没写过的或许很难,但一旦开辟出另一条路,也是不可限量的……

     他接着说: 别写金庸写过的,别写古龙写过的,也别写温瑞安写过的,这样你才能有你的风格……

       听到这里我有些吃惊, 我以为他会告诉我学习他的风格来进行下去,因为他本身就已经突破了传统的写法,会指点我在这个风格的基础上创作…… 

        通常这是许多成名的大家愿意做的事,让更多后辈来学自己,不光是作家,许多画家、钢琴家、也都会这样。


     而他没有,我那时心里有些不快。  我是来向你讨教和学习的呀,你怎么不教我学你?


     但我不好意思问出来。


     不久后我就懂了,那一刻,真的感动了。


     后来,我问他武侠能否现代化的时候。


         温大哥说,一定要现代化,但你要想好怎么解决枪、子弹的问题,这个我已经想好了答案,但不能告诉你。


        我正疑惑时,他说出了下一句。


       “如果我告诉你,你就是温,而不是苗了。”


        需要你自己去想。


        这时我懂了,温大哥的不教是更大的教。他不是教我成为温瑞安的模仿者,他是教我成为自己啊。


        他从头到尾没谈任何细枝末节的“术”的层面的技巧方法这些,他对“术”之字不提。 他谈的全是在“道”的层面的东西, 这超过了我的预期。


        我低着头,心里感动,说不出话,温巨侠在两本书上签名,房间里静的可以听到笔飞快摩擦纸张的声音……


     “侠道相逢,少年热血,血未冷。”


      我接过书,是两本《少年冷血》我曾在素描温派群侠的总序中写道,自己最喜欢冷血,温巨侠的细心,一览无余。


      我双手捧着书,说不出话,眼睛里好像有水。


      房间里安静的没有任何声音,无声。

      ……

       他说你过来,我茫然的走过去。


       把书放下,我放下。 


       你站好,我站好。


       “这是要干嘛啊?”正当我想开口询问时,忽然身体向后一震,我闷哼了一声。


       温大哥突然打了我一拳。

       我竟没看清。

       是真的。

       这一拳特别快,这时心口才开始觉得疼,我看到温大哥的眼圈也红了,这一拳打在我心里,要把侠义传承下去!


       我还愣在那里,听不清温大哥对我说了什么,却记住了他的神情,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那么严肃,那么认真,我见到他皱起了眉头,他握着拳头,说:“这一拳,你要记住!……”他眼睛红红的,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一刻。


        扪心自问,我何德何能,何等荣幸,能得到温大哥的看好,那一拳打在我心里,击打的热血震荡。


        那一刻,只有一个念头。将温派精神发扬光大,将武侠文化发扬光大。  前面无论是悬崖峭壁,还是万丈深渊,我都义无反顾的去往前闯。


       临别时,隔着一层玻璃,我三次回头,他三次在门内望着我,双手抱拳施礼。

        

        陆破空和焦无虑将我送下电梯。


        我眼泪还在眼中打转,我说,我能找到路,你们回去吧。


        陆破空说,大哥说了,就要办到。简单、直接,让人无法拒绝。江湖气息十足。  

       

        我流泪了,不是温大哥打疼了我,是我觉得自己何德何能,能让温大哥如此,我该怎样报答?


        一路上,焦无虑和陆破空像我介绍着周边的环境,我只是点头,说不出话。

        临近地铁口,我说,破空兄、无虑兄、就到这里吧,谢谢你们送我,帮我谢谢温大哥,今天实在收益太多,谢谢五姐,谢谢四哥,没有他我今天见不到温大哥……

        焦无虑像我讲起了温大哥的故事,比如一次他们去外地,在夜晚温大哥看到有男人欺负女孩子,大哥立刻会出声呵斥,你在不放开她,我就报警了!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可现在是太平时代,更多的是需要侠之小者,为友为邻,陆破空说道。

        临近地铁口,我说,破空兄、无虑兄、就到这里吧,谢谢你们送我,帮我谢谢温大哥,今天实在收益太多,谢谢五姐,谢谢四哥,没有他我今天见不到温大哥……

         陆破空点头看着我说,明白。

         我说,我目送你们。 他们走到不远处,回头挥手道别。

         我望着他们的背影被人海覆盖,他们又怎会被人海覆盖。他们身上散发出的侠者气息,那种正直感,正是当今社会所缺少的精神。

 

         好个自成一派,我联想起了“红花会”。

         初见四哥时,我觉得就像是少年胡斐遇到了赵半山。 再见到五姐、陆破空、焦无虑,还有那位不得知名字的兄弟,就像是看到了红花会的当家门,就像是武侠世界里的人们,突然真实的出现在你的面前。


         温瑞安大哥却远非陈家洛可比,听温一席话,胜读万卷书。


        他曾在文中写到,我的信念似地藏菩萨,我的武侠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止戈一舞。

        于是我来到地藏菩萨的道场,九华山。寺院的钟声在山谷中响起,真的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吗?


        地藏菩萨曾许下大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地狱真的会空吗,你的愿望多久会实现?  我不知道。


        那一拳打过之后,全身像有用不完的力量, 将温派精神、将侠义情怀,将中华文化发扬光大。 我信心十足!   不是尽力而为,是全力以赴, 不是浅唱即止,是志在必行。神州弟子今我在,飞鹰搏击必须成!


         侠道相邻终相聚,千言万语温情浓。



        永远不忘转身瞬间,海阔天空在明天,再相见。


                                                                                 2016.8.14 晨 


评论

热度(105)

  1. 大快活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万元头奖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幻影牡丹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焦无积(獐坏六甲)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正骨水上的杜小星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张发疯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乐高九积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8. 吃吃喝喝达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9. 田鸡是吹大的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0. t14062755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1. 西门花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2. 情在爱之外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3. 小狸的体温计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4. 诗人乙吴理头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5. 翻滚吧广场舞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6. 傅红脚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