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发疯

温瑞安:

温派小编说明,温帥抗议:【求勿要把老夫染得那么烈艳紅唇!】温老师今年超过63岁,从不刻意保养进补,连润肤去皱任何化妆品都不用,每天早上就只用热水洗把脸,四十五岁前只用洗衣用的肥皂沖凉,能保持如此青春"美颜",实属难能可贵。问他祕方心得,他哈哈笑:心情好,心良善,就是美容妙方,相由心生嘛。

温瑞安的一篇非传统武侠短篇《结局》 
2016-02-03 东郭先生与狼共舞温瑞安巨侠



  “突然那颗头颅“呼”地飞跃上半天,兜了一个弧形的圈,那一蓬鲜血如昙花般散开,如烟花般地撒下来,撒在那株树干上,“噗”地染红了褐斑色的树干,簌簌地淌下来,流落树根,又被吸入土里去了;那树干就象忽然被铺上一层遮羞的红布似的……”

  这是温瑞安短篇小说《结局》的开篇。

  温瑞安写过很多脍炙人口的武侠长篇。在集结成束的他的中短篇小说集里,我却意外的发现了这篇武侠小说。应该说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传统武侠小说,整部小说里刻画的都是主人公“他”的心里活动。这似乎是一个老套的江湖复仇故事,讲述一个复仇心切的人物“他”在苦练十四年后,终于与对手约定在某月某时在某处,决一死战。他为了能给对手致命的一击,而先于对手几个时辰到达,被仇恨缠绕了多年的他,一边审时度势,一边不断喃喃重复着这句话“让我杀了他!让我杀了他!”他检视周围环境的一切,不放过哪怕是一片树叶`一粒沙子。作者花了95%的笔墨来讲述他是如何的机关算尽,只为了要复仇,让对手死在自己的手下。

  可是那个神秘的对手,自始自终也没有在书中以一个特定的面貌出现。只是通过那个“他”的心理活动有以下廖廖数字:那敌手的武功已臻化境,许多武林高手还未弄清好敌手用什么兵器前便送了命。可是十四年来,也从没有一个人能在他剑下生还,但是也没有人丧命在剑下,因为他根本就没出过剑。

  天气也在急剧地变化,雷霆万钧似乎预示了某种宿命。“他”依然在精确地度量每一寸距离,他遮盖住一切显示他曾来过并呆过的痕迹。“再从头看看:绝对没有人觉察出有人曾在这里站立过的了。他坚毅而年轻的脸上才露出半丝自倨的`满意的笑容,一刹那他忽然年轻起来,只是这年轻也未免太昙花一现了,他已收敛起笑容。然后他张目凝神,静静地聆听了一会,好一会,才一字一句的道:是时候了,让我杀死他吧!他仰身一望,看好那枝最适合用来藏身的树桠,飞身往上纵去;忽然他瞳孔陡张,只见一人在那树桠的浓叶间,正向他展开一奇异的微笑,然后是刀光一闪!”

  然后就是开篇所书的结局:他的眼睛看着他在半空的身体,篷然地坠下!

  看到结局,整个心都紧张得提到了嗓子眼。那种死亡与结局的方式,不禁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该想什么好呢?又该说什么好呢?看惯了传统的江湖恩怨`武功的一招一式,再来看这篇短篇,弱者就算是如何的挣扎,如何的机关算尽,也终究逃不过高手的刀光一闪。——这篇小说将武侠与悬念推向了极至。


  这也是为什么在看过那么多的武侠小说之后,我依然记得这篇。

  温瑞安说得挺洒脱,说是为了好玩,看了小说后你绝不会这么认为。小说家在直奔主题时,曾是那么的呕心沥血!

  (编按:温巨侠的《结局》写于约四十年前,此文也首发了逾十年,但艺术之领会与共鸣是超越时间的。)

等你

- 终 -


评论

热度(97)

  1. 潘金莲的声音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自宫本無野藏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我就再说一句话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青枫的枫叶红了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傅红脚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翻滚吧广场舞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诗人乙吴理头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8. 小狸的体温计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